相关文章

文艺范|扬州城古巷情 从皮市街出发

来源网址:

从皮市街出发向南到徐凝门大街的丁家湾。用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的话来说,丁家湾是扬州古城最有特色的老街道。

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千年之前,诗仙李白就为扬州提了这首城市名片。的确,春暖花开的季节,来扬州荒废一段时光,是那么令人神往的一件事儿!

身为土生土长的扬州人,从小热爱这座充满魅力的城市,美景、美食、美人!三月来扬州,不用多说,你能想得到的重点景点:瘦、大明寺、个园、何园等等,必定是人满为患。春光无限好,你舍得辜负?

所以,我为你推荐“扬州古巷”。“扬州城,巷子深”这六个字必须得用扬州话表达出来,才能尽显其中韵味!众所周知的北京“胡同”,上海“弄堂”,而扬州的“巷子”也极具扬州本土风情!

从皮市街出发向南到徐凝门大街的丁家湾。用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的话来说,丁家湾是扬州最有特色的老街道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想其中有一个主要原因是,在清代丁家湾是盐商的重要聚集地,两淮盐业的黄金时代,许多来自徽州的盐商聚集至此,修建大院。所谓“八大商总”,安徽歙县人就占了一半。

丁家湾东头,许氏盐商住宅便是其中一个典型,他在扬州最初的时光,曾经给人家打过工,卖过徽州饼。白手起家,渐有积蓄,累至第三代许国栋已涉足百业之首,做起了钱庄。许家在清末民初的扬州盐商中居然藏锵百万,俨然巨擘。许氏住宅实际包括88、90、102号等这一大片,88号则是其中一处。当时人们还戏称90号给正室“东宫”,侧室则住“西宫”,可见当时的盐商家族经济实力的雄厚,人员规模的庞大,在当地是赫赫有名。除了“许氏盐商住宅”我们还可以看到这条街上如今还是高墙矗立,里面的风光也是惹人遐想。时过境迁,许多豪宅大院已被征用为公房分配给个人,昔日的前三后三进已然成了大杂院,这也成就了一批大院里出来孩子们的童年回忆。不乏有些宅院人丁仍旧兴旺,继承祖志将院子打造成扬州特色私家小园林,有山有水,亭台楼榭,也别具风格。而这样的小园子也不轻易对人开放,主人偶有邀约,抚琴沏茶共雅集。

顺着“丁家湾”往西就是“苏唱街”,关于这条街的起名还有一个缘由,乾隆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官方戏曲主要是昆曲,扬州从事“苏昆”的并不全是人,但许多名师便从苏州而来聚集至此,故取名“苏唱街”。直至民国,戏曲界的梨园总局就设在这条街,我想他们聚集在这里不也方便着为周边的富商随时献艺嘛!

“早上皮包水,晚上水包皮”对于扬州人再熟悉不过,也是外地人所向往的,早晨提溜个鸟笼去茶楼喝吃早茶,晚上去浴室泡一个热水澡这样的慢生活。先谈谈这沐浴文化,位于苏唱街西边有一家“扬州浴室”于1928年由上海人袁炳南建造,用罗马柱装饰店面,属于扬州近代“洋气”建筑的典型,其内部布局显示了扬州沐浴文化特色,在当时苏北地区是同行业之最,也是现在的扬州百年老字号之一。现在的年轻人多去设施齐全高档的沐浴场所,但每到过年也会看到子女陪着老人们泡澡堂子的。这来来往往的街巷之中时不时有“换糖的”“补锅的”这样的老技艺,也是小时候的老记忆啦!

从大武城巷穿过广陵路,广陵路也值得一说,这可是七八十年代扬州城的市中心呀!路边上还保留着“补鞋底”的小摊子,三五人一起晒着冬阳聊着家长里短,这画面也是非常温暖。向北转进一个小而窄的巷子“花局巷”巷道两边都是高墙大院,各家各院都是著名的花局,故名“花局巷”,在花局巷北端和石牌楼交界处仍保留牌楼一座,上面嵌有“花局巷”三字石额一块,是至今保存最好的的一座砖砌牌楼。

一直向西,是“打铜巷”“永胜街”“得胜桥”。永胜街上有一座“三义阁”,山西盐商修建,为祭拜老乡“关羽”而建,后来增祀桃园三结义的刘备和张飞。

在过去扬州城内多河流和桥梁,后来很多小河被填埋变为街道,“得胜桥”就是其中一个。

高墙大院,各家各院都是著名的花局,故名“花局巷”,在花局巷北端和石牌楼交界处仍保留牌楼一座,上面嵌有“花局巷”三字石额一块,是至今保存最好的的一座砖砌牌楼。

得胜桥是扬州三八刀最出名的地方,要说这“扬州三把刀”你知道是哪三把吗?“厨刀、修脚刀、理发刀”这三把刀,在扬州人的手中不仅是一门技术,还真是一门艺术,要想来了解清楚可以来听听老扬州们娓娓道来!在得胜桥的南边有一家闻名世界的百年老店——富春茶社。说起富春茶社的早茶,“翡翠烧卖”“千层油糕”“五丁大包子”无不惹人垂涎!真真的需要亲自尝试一下啊,记得住在我店里的一位小伙伴,一个冬天的早晨5点就让我给他开门,说是去富春吃早茶,我也是醉醉的,吃货在美食面前都会变得那么勤快呀!

走走逛逛,徜徉在古城扬州的老街巷,偶尔还能在古墙上看到这盎然的春色,顽强的蕨类。

岁月洗礼,时光依旧,当你置身其中,对面会有一位丁香姑娘撑着油纸伞,和你相会在扬城三月的烟雨朦胧里吗?

专栏作家:扬州小玲玲

网罗天下